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长安播报

为讲义气酿血案 逃亡26年后终闻乡音问案

2019-10-19 15:25  来源:新法制报  责任编辑:付静宜
字号  分享至:

原标题:一场跨越26年的追捕

黄斌是一名泥工,户籍地显示其为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王河镇吴家村人。9月19日,他正在同村建房的人家里帮工,几名公安民警突然出现。

“为什么抓我?”黄斌操一口四川话,大声嚷嚷:“我黄斌未做违法犯罪的事情。”这时,两个公安民警走上前,用江西安福口音问他:“你是黄文(化名)吧?”听到这二十余年未听过的、久违的乡音,黄斌一愣,面部僵硬,顿了顿,终于道:“是我。”

26年前,20岁出头的黄文为兄弟出头,殴打他人致死,后“漂白”身份,化名黄斌,潜逃他乡26年。

26年间,江西省安福县公安局六任公安局长,七任刑警大队长,从未放弃追凶。最终,在四川警方的协助下,安福警方于近期将这个“漂白”身份潜逃长达26年的命案逃犯抓获归案。

26年前为讲义气上门围殴酿血案

时间拉回到1993年,黄文还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当年5月11日下午,两个“兄弟”石某锁、石某金来找他,诉说自家承包的水库经常被人偷鱼,偷鱼的是一对廖姓兄妹。

讲“义气”的黄文遂和石某锁、石某金及另外数人,分批乘坐吉普车前往神元水库,想要在廖氏兄妹偷鱼时逮个正着。但直到次日凌晨5时许,廖氏兄妹还没来偷鱼。石某锁、石某金的父亲便提议,去廖家收缴廖家自制的电瓶机和渔网,并强调:“讲不好就打,出了事我负责。”

随后,黄文手持木棍,石某锁、石某金两兄弟携带铁棍,伙同其余人等一共14人窜至廖家叫门。廖父开门后,长子廖某俊、次子廖某杰也闻声出门。

廖某俊一出门便遭到石某金等人围殴,而黄文和石某锁则围着廖某杰打了起来,廖某杰倒在了门前板车上。其间,廖父、廖母王某素、女儿廖某新企图制止、劝架,均遭到毒打。

将廖氏一家痛打一阵后,黄文等人扬长而去。

次日,黄文听到消息,廖父头部多处钝器创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属轻伤乙级;长子廖某俊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右上臂钝器创,属轻微伤甲级;廖母王某素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属轻微伤乙级;女儿廖某新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头部钝器创伤,属轻微伤乙级。

其次子廖某杰头部被钝器击伤致头皮帽状腱膜下淤血,颅骨粉碎性凹陷性骨折,脑挫伤,颅内出血,经严田卫生院抢救无效已死亡。

“我打死人了!”黄文慌了,捡了几件衣服就逃出了家门。

26年来“漂白”身份在山窝窝里安下了家

案发后,有人选择投案自首认罪伏法,有人选择外逃企图逍遥法外,最终认罪伏法被制裁。唯独黄文销声匿迹,杳无音信,26年都未与父母、家人、亲戚通话来往,像是人间蒸发一样。

黄文去哪了呢?他回忆,案发后第二天(5月13日),他在吉安市区寻了个小招待所窝了一晚,5月14日,在宜春市窝了一晚,5月15日,他便去了佛山市。

“离得越远越好,落脚点越偏僻越好。还必须得有个可以养活自己的技能。”抱着这样的想法,黄文化名黄斌去建筑工地做工,还特意选了个泥匠做师傅。

这期间,他认识了一名吴姓女子,两人相爱后,他便跟着吴某回到对方的老家——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一个叫吴家村的地方。

但黄文和吴某的爱情,没有得到吴家父母的赞同。反对的原因是,黄文没有身份证。没有身份证,意味着黄文没法和吴某办理登记结婚。另一方面,吴家父母也有些担忧,觉得摸不清这个“上门女婿”的底细。

虽然,黄文一直在吴家父母面前解释,说自己老家是江西井冈山的,家中父母早亡,自己很小出来讨生活,一直没办身份证,家里也没有什么亲戚可联系。“但怎么会有人一点过去都没有?”为此,吴家父母坚决不同意女儿和黄文在一起。

黄文没有退却,反而在吴家村安顿了下来。他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从成都市到剑阁县,有4个多小时的车程,从县里到镇里,又要走3个多小时盘山路,从镇里到吴家村,又是弯弯曲曲半个多小时车程。

所以,几经辗转才到达位于山窝窝里的吴家村,黄文惊喜地发现,这个几近“与世隔绝”的吴家村正是他潜逃隐匿的最佳地点。

黄文那股似乎为了吴某留在村里生活不走的“坚决”态度感动了吴某。于是,在没有办理结婚证的情况下,吴某和黄文成了事实婚姻。黄文以泥匠身份在吴家村或周边村子帮工,生活过得还不错。

他们26年间杳无音信 六任局长却从未放弃追凶

26年,足以让很多的人事改变,体貌特征无迹可循,精心伪造或隐藏了身份,或已娶妻生子,经商办企,或已身份漂白、容貌改变……26年来,黄文从未与父母、家人、亲戚联系一次,也未让警方追踪到他的任何信息情报,好似人间蒸发了般杳无音信。

但这26年来,安福县公安局历经六任公安局长、七任刑警大队长,却从未选择放弃。

起初受条件所限,侦破未有突破进展,但进入新时期,随着科技发展和大数据的应用,安福公安创新工作思路,充分运用公安大情报大数据对该案进行持续追踪,对黄文可能藏匿的地点进行细致研判。

依托大数据、大情报、云计算、人像比对等先进科技侦查手段,通过不懈努力,2019年9月,安福县公安局成功锁定四川省广元市剑阁县王河镇吴家村的黄斌,有可能就是已经漂白身份潜逃26年之久的命案逃犯黄文。

侦查人员经与当地辖区民警进行联系得知,黄斌与当地一吴姓女子同居后于2001年生下一女,并以“黄斌”为名,于2010年在当地补录了户口。

26年后乡音问案 嫌犯很干脆认了罪

目标锁定,行动在即。为不贻误战机,安福县公安局党委果断决策,安排刑警大队的抓捕组火速出击,奔赴千里之外的四川省剑阁县对黄文进行抓捕。

“剑阁崎岖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在李白的《蜀道难》里,这样描述剑阁的高峻崎岖而突兀不平。

当天夜里,抓捕组就已赶到四川省,之后辗转广元市剑阁县、元山镇、王河镇、绵阳市梓潼县等多地,在十万大山里行进了几千公里。最终,在赣蜀两省警方的精准研判、通力合作下,历经50小时,换了名字的命案逃犯黄文被抓捕归案。

连办案民警也没想到黄文会这么干脆就认罪伏法。“听到我们用安福话问他时,他并没有崩溃,只是面色木然了一小会,就很干脆地认了罪。”办案民警介绍。

押解黄文回安福的路上,办案民警问他这些年过得怎么样,“不敢交朋友,不敢走出村。”黄文说。26年的逃亡生涯,不但没能让他真正摆脱法律和心理的制裁,反而让他的人生支离破碎,失去了最珍贵的友情、亲情和爱情。

原来,黄文和吴某“结婚”后没多久就生了个女儿,但没有正式登记办证,终归是吴某及吴家父母心里的结。一起生活十几年后,迫于家里的压力和内心的不满,吴某离开了黄文,带着女儿“改嫁”他人。

但黄文选择继续留在了吴家村,整个吴家村全姓吴,只有黄文一个外姓人,且他平日也不与人交往,可以说,除了“前妻”吴某曾经走近过他,这26年,他没有一个朋友。

凯旋的抓捕组受到热烈欢迎。安福县公安局政委伍有君代表局党委在县公安局院内举行了欢迎仪式,祝贺抓捕组凯旋归来,并对参战民警不辞劳苦,连续奋战的“长征精神”“亮剑精神”进行了肯定和鼓励。

经突击夜审,被抓获的四川籍人员黄斌即为漂白身份潜逃26年之久的命案逃犯黄文,此后黄文对其于1993年5月12日伙同他人窜至严田镇土桥村神元组,将廖某杰击打致死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至此,26年的漫长等待、26年的侦查追逃、26年的严峻考验,也是安福县公安局全局民警26年的一块心病,终于在这一刻迎来了破茧。

相关报道

香港的明天不靠祈愿,靠每一位港人!

“罗伯伯,收工啦!”这句话深深扎进了每个中国人心里。

他被捕了!群众卸下“包袱”纷纷来举报

“没有莫日根要不回来的账”曾被传得神乎其神。

用政法新媒体的春天,带来政法事业的万紫千红...

我们必须为共和国守住中国互联网的半壁江山!

哈尔滨两名辅警荣获2019哈尔滨十大“最美家乡...

哈尔滨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动力大队二中队辅警薛中文和道里分局巡逻辅警大队辅警李方伟荣获“最美家乡人”称号。